闫占贵连长与“钢铁汽车连”
来源 I 基建工程兵战友之家 2020-11-23 00:00:14
14 0 0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题记:

闫占贵,是我入伍分到汽车连遇到的第一位可亲可敬的连长。他那时指挥若定,言语练达,掷地有声,句句是金。比如“汽车兵是老百姓了解部队的一面镜子,要展现我们军令如山,军纪如铁的威武之师风貌”;“严是爱,松是害,稀稀拉拉必成灾”;“汽车兵要练就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胆量,军人就要像个军人的样子”等等。现在回想起来,总让我泪眼婆娑,闫连长的形象更加清晰起来。

闫占贵(1931-1994),早年毕业于“长春汽车技术学校”,就职于国家建工部所属渤海工程局基础公司汽车队,1965年7月该局改建为建工部第二工程局。1966年10月,该部整编为基建工程兵21支队,他成为206团汽车连的工改兵。1970年初,闫占贵接任第二任连长,至1976年初,历时六年。他是汽车连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一位连长。

1972年10月,部队由重庆429厂移防河南平顶山,承建我国重大支农项目“平顶山化肥厂”建设。在此获得的“钢铁汽车连”美誉,凝结着闫连长铁肩扛鼎之力。

——朱家增


▲闫占贵连长湛河公园与战友留影


我所知道的闫占贵连长


一、改变面貌:大干苦干加油干


1974年3月8日,经过新兵训练后,我与14名战友分配到206团汽车连。我们爬上一辆高栏板解放牌卡车,驶离平顶山南麓半山坡的704新兵营,一路颠簸,驶入十余公里外的湛河公园西侧连队驻地。

驻地为方形院落,院落四周围着简易铁丝网,占地约30亩。官兵宿舍是活动板房,上下双层床铺。食堂、锅炉房和修理车间是毛竹框架搭建起来的油毡顶席棚子。连部、卫生室、随军和来队家属宿舍是临时修建的简易砖房。院落中央是凹凸不平的停车场。

▲1974汽训教练班留影

闫占贵连长以爽朗的笑声迎接我们。他给我们介绍连队基本状况之后,随即发布第一道命令。他说:“我们基建工程兵作为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要坚决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要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大家看到了,我们的各种生产、生活设施还很简陋,需要逐步改善。眼下最要紧的是我们的停车场,轧来轧去,坑坑洼洼,雨天积水飞溅,晴天尘土弥漫。车辆出入像浪里行船,颠簸起伏,这哪儿行啊?所以,连队决定交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整修停车场,同志们要大干、苦干、加油干!”

闫占贵连长协调土石方机械连的碎石机、推土机、压路机配合我们行动。黄世华副指导员组织施工之余的解放牌翻斗车,带领我们分批轮流去平顶山采石场拉片石。一时间,几十斤重的片石在战友们手中传送,停车场里的碎石机像张着巨型大嘴的怪兽,吞入石块,吐出碎石,机声轰鸣,震耳欲聋。垫洼坑,抄地坪,碾压修整。

那时的我们,个个生龙活虎,人人争先恐后。连续一个月的屈膝、弯腰、挺举,搬石头的重体力劳动,使我患上了急性膝关节炎,疼痛难忍,步履维艰。连队把我送到卫生队住院一个星期。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就医治疗。回到连队,闫占贵连长特意安排我多休息几天时间,并几次探望嘘寒问暖,赞扬我“干活不惜力、很能干,但也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要硬干,因为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这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官兵情谊,让我终生难忘。

汗水流尽不足惜,车场修好最惬意。经过四十多天的努力,连队车场硬化、美化,整齐平坦。劳动成果里有战友们的辛劳,更饱含闫占贵连长规划筹措、身体力行的付出。

▲闫占贵在工改兵初期担任汽训班主教练


二、改善生活:盘活军地“一盘棋”


七十年代中期,汽车连按规定享受陆军一类灶,每个战士每天伙食费是0.43元。连队承担繁重的施工运输任务,官兵必然消耗大量的精力、体力。尤其是经常承担长途运输任务,出差战友归队还要退粮票和报销差旅费,连队伙食一度陷入窘境。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吃好,就是吃饱也是困难的。

对此,闫连长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经常念叨着战争年代的延安,毛主席和老一辈革命家开展大生产,部队开荒种地,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故事。作为连队主官,他要想尽一切办法抓副业生产,以补贴连队伙食亏空,让战友们尽可能吃得饱一些,吃得好一些。

他看中了紧靠驻地的湛河公园,公园里有几十亩刚栽植不久的、还是树条条的苹果园。这让闫占贵连长动起了心思。据我的老排长韩殿臣给我们“摆龙门阵”讲:“那时候,闫占贵老连长总在连队附近四处转悠,多次视察苹果园。发现刚栽植不久的苗木行距大树苗稀,要是让部队开垦起来种菜、点豆搞副业,那是相当的不错,一定是连队副业生产的‘聚宝盆’”。

经过权衡、策划后,他亲自找到公园主管单位市园林局,造访公园主要负责人,请求“让我们在苹果园里种些菜,以解部队燃眉之急”,并“保证不损害一颗苹果苗”。起初,园林局、公园领导并没有理会他。他们都直言不讳地回复:“公园园林是国有资源,部队进去开垦种植,其一是没有这个先例,其二是我们也没有这个权力答复你们,所以,还请解放军同志理解我们的苦衷”。但是闫连长并没有气馁,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就三番五次。他理直气壮地说:“部队来河南搞支农建设工程意义重大。果园交给我们开垦种植,必然施肥、松土、浇灌,这样更有利于苹果苗茁壮生长。咱们这样做是军民联谊情深、也是军地互利互惠!您知道战争年代的延安军民大生产吧?现如今我的连队那么多战士在咱们平顶山吃不饱,饿肚子,您总得网开一面吧……”。总之,凡是可以说得出的理由,只要能够说得出的好话他都说了个遍。硬是靠他的好说歹说、苦苦央求,终于感动了园林局和公园领导。他们郑重开会研究:“同意汽车连开垦苹果园”。

▲闫占贵连长在湛河公园苹果园留影


连队营区东侧铁丝网围墙中部设置有便门出入苹果园,门外六七米处搭建了一个能容纳十余人的专用厕所,厕所后面有砖石、水泥砌筑的化粪池。与厕所并列建有一处猪圈,大大小小几十头猪在精心喂养下膘肥体壮。苹果园被官兵们按照班排序列划块开发,常见的蔬菜有茄子、辣椒、大葱、白菜、萝卜等种类繁多。尤其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浑身滚圆霜白、一两米长度的“蛇豆角”,那是在家乡从未见过的蔬菜品种。那沟垄连片的红薯,是深秋初冬给当地老百姓作价换回粉条的“本钱”。

我们四排的菜地距离厕所最近,但也是战友们往返的必经之地。蔬菜畦垄上常常被踩踏出小路来。于是在一个午休,我找来几块木板,拿来一把木工修理车厢板时使用的锯子,钻进修理车间,按照事先的设计在锯木板。也许是声响较大,正当我埋头干活时,闫连长漫步来到我身边,似有疑惑的问道:“小朱啊,午休时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锯木板呢?你要做什么呢?”那时的我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新兵,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做好事,只是面红耳赤的耷拉着脑袋。闫连长也没再问,说了句“平时工作比较辛苦,午休时间也要休息一下才好”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把制作好的十多块写有“切勿踩踏菜地、敬请绕行”等丁字型警示牌,都栽置在我们班、排菜地的路口、地边。闫连长终于知道了我锯木板的用途。当天,他在连队“三工教育会”上点名表扬:“我们连队能开发果园种植蔬菜,改善和提高同志们生活水平,的确来之不易,大家都要向修理排的新同志小朱那样,看到有人踩踏菜地,就利用休息时间制作警示牌提醒大家,这是以连队为家的具体表现。大家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一个新兵能让连长在全体官兵面前表扬,是我始料未及的。当时的我确实有些手足无措。

那时候的官兵个个都是活雷锋。闫占贵连长经常挤出一些可能利用的时间到菜地、猪圈劳动,悉心指导官兵们“自觉自为,劳逸适度”。其他首长也与出车归来或未出车的驾驶员、以及工余的修理工一样,凡有空闲,都会到菜地里找些活干。有的担水浇地,有的清理化粪池和猪圈里的粪肥,有的整枝打岔、逮虫培根,满眼里都是劳动的喜悦。炊事班按斤论两的收菜、记账,阶段性公布各班排竞赛成果,战友们收获的全是满满的自豪和满足。

开垦生产,生活富足。久不闻荤腥的汽车连官兵,也能隔三差五宰杀一头肥猪,吃上香喷喷的猪肉炖粉条,喝上鲜美的骨头汤。那时我们修理排去帮厨的时候,发挥拆卸汽车零部件行家里手的作用,能把骨头缝里的肉剔得一干二净,是连队的拆骨能手。此时,汽车连食堂里的主、副食花样翻新、时鲜菜蔬应有尽有。每逢“五一、八一、中秋节、元旦、春节”等节假日,连队食堂煎炸烹炒、佳肴繁多,连队内外,美味飘香。

正是闫连长盘活了部队与地方的这“一盘棋”,大大改善了汽车连官兵生活,提升了连队面对艰难困境的承重力,赢得了所有官兵对他的爱戴。尤其是连队和公园结对帮扶,成就了那一段亲密无间的军民鱼水情。

▲闫占贵在团装备股与战友留影


三、未雨绸缪:人才培养是常态


闫占贵连长对连队人才培养要求严、起点高、措施周密,精心铺设军风军纪过硬,技术精湛、一专多能,知人善任、举贤荐能,人才培养环环相扣的汽车连发展之路。

(一)军风军纪硬如铁。闫占贵连长针对连队执行任务点多面广,独立分散的特点,狠抓军风、军纪养成教育。他曾讲:“我们汽车连要强化军风军纪教育,改写‘步兵紧,炮兵松,稀稀拉拉汽车兵’的说法。汽车兵执行任务是群众了解部队的一个窗口、一面镜子。虽然每辆车执行任务都是独立行动,但不能作为个人作风涣散、纪律松懈的理由。个人形象就是连队形象,连队形象就是部队形象。希望同志们严于律己,以实际行动打造军风、军纪过硬的钢铁汽车连!”

1971年10月,上级机关派两台车到本团三营运送建筑材料,驾驶员秦某要求接收单位开小灶特殊招待,否则不让卸车,被战勤股长李广发发现并严厉批评。

闫连长以此进行全连警示教育。他说“像秦某这样的驾驶员,脚踩一块铁,谁见谁都怯。对自己的部队竟敢这样,要是对普通老百姓,他还不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因此,我们汽车连的要求是:吃拿卡要,坚决打掉!”随后,他主持制定了汽车连三交待、两汇报的“五必须监管制度”:即出车前领导交待任务必须清楚,交待行车安全必须到位,交待群众纪律必须遵守。归队后驾驶员完成任务情况必须向连队汇报,连队向指派任务的上级或首长必须汇报。

闫连长不断教育官兵,驾驶员要牢记我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时刻践行“开车我做主,处处是公仆”、“人民子弟兵,时刻谨慎行”的承诺。戒除“离地三尺、高人一等”的错误观念。坚决杜绝“索取财物卡人脖子、谋取私利毁我长城”的行为发生。自此,汽车连人人克己自律,先进事迹层出不穷。

1972年7月间,时任代班长梁云双和助手陈金明,奉命驾驶解放牌自卸车支援重庆木洞区粮店修建仓储库房,两天拉片石二百余车,归队后发现受援单位偷偷塞在驾驶室坐垫下面四条香烟,立即向连队汇报上交。连队次日即派人沿江步行往返二十多华里,把香烟退还受援单位。

1972年8月,时任八班长孙景林奉命给广阳公社运送“氨水”到一品大队。途中后轮“爆胎”需补胎自救,又碰到千斤顶漏油。事发处前不靠村后不着店,当时也没有电话联系求援。炎炎烈日,没吃没喝,尤其是渗漏出来的“氨水”挥发性极强,不仅刺鼻难闻,而且刺激的双眼泪流不止,头部面部浮肿,导致中暑、中毒、高烧。最后硬是靠坚强的意志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苦苦支撑两个多小时把车修好,把“氨水”送到后拼尽最后力气驾车归队,立即去三区队卫生所抢救治疗。

1974年末,为保障市民春节粮油副食供应,连队接受求援,组织9辆车帮助平顶山粮食局到信阳光山县调运一批花生。战友们维护部队形象,执行群众纪律,往返三日,自行餐饮,没有人动用一粒花生,并主动承担货物装卸任务。

▲平顶山湛河公园西侧汽车连停车场一角


1975年春节前夕,平顶山市公交公司求援,因大雪封路,运力紧张,尚有部分返乡旅客滞留车站。连队紧急派出两辆高栏板篷车安装防滑链驰援。时任班长唐明星等战友长途劳顿,一路冰雪泥泞,分赴商丘、周口两地把旅客平安送到家乡。

闫连长及时进行苦口婆心的扶正祛邪教育,加上科学的监管制度,使连队始终保持“钢铁汽车连”荣耀,清风正气蔚然成风。

(二)驾驶培训练真功。闫连长指出,汽车连最重要的是能培训出技术精湛、勇担重任的优秀驾驶员。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连队在配合部队施工运输中做到“出车无事故, 归来保安全”。据连队老首长讲述:“闫连长是汽车连1966年工改兵后第一期义务兵汽车驾驶主教练。那时由于培训教材匮乏,即使是交通规则、驾驶教练教材,也全是闫连长一人编写,再由人工抄写装订成册,作为新训驾驶员的书面教材”。由此,汽车连独自承担本连队新训驾驶员教练,乃至全团其他所有驾驶员的代训工作都受益于此。

后来每年度分配到驾驶岗位上的新兵,都由连队挑选出技术过硬、带兵能力强的教练员担任班长组成教练班,实施约半年时间规范、严格的驾驶培训。我们连队自组建到部队裁撤,没有发生过重大责任伤亡事故。这充分证明了闫占贵连长的先见之明,即把驾驶员技能培训提高到人才培养的高度。

(三)修理人才育精兵。连队修理排担负车辆维修和养护任务,人才的培养涉及汽修、车、钳、铆、电、焊、漆、木等诸多工种。通常采取“以老带新、以师带徒”的方式进行培养。这种师徒传承的方式也有局限性。即车辆装备初期品牌较为单调,缺乏能处置各种汽车品牌维修养护的多能型人才。

面对军队服役背景下新老交替中特殊工种技术传承的断档期、高层次人才的需求、特岗工种一专多能的培训和养成等诸多问题,闫占贵连长大胆作出超前的人才培养规划。对于高层次人才的培养,选送1973年入伍的于伟群战友到“上海同济大学机械设计专业”学习深造;特岗工种一专多能的培养兼职,如班长谢双定是车工,经过培训兼理喷漆、铆焊工作;要求所有修理工都必须熟练掌握钳工基本知识和相关实操技能。

由于汽车连车辆逐步由原来的解放、跃进等老品牌车辆,更新装备了国产东风、上海交通,进口法国贝利埃、捷克太拖拉等重载车辆。这对车辆维修来说,无疑是新的挑战。基于多能型人才的培养,闫连长审时度势,不辞辛劳,利用地方上的同学、同行关系,经多方联络协调,选派人员送到地方委托培养。

我与武保云、谭银华战友等三人非常幸运的亲身经历是:被连队选派到在平顶山承建工程的国家建工部第二工程局土石方公司修配厂,进行了为期一年的强化培训。

闫占贵连长、韩殿臣排长等亲自送我们到修配厂。接待我们的是吴权厂长和刘毅书记。在厂会议室,闫连长与两位厂领导谈笑风生,言谈之中新旧情谊、历史渊源,军民互通、帮扶支持无所不及,让我们感受到父辈般寄予的慈爱与厚望。须臾之间,相关车间领导、我们跟班学艺的三位师傅也汇集到到厂会议室,双方介绍互认。我的主修师傅林长贵,正值年富力强,在厂里有“汽修王”之称。他毕业于“一汽”1952年创办的“长春汽车技术学校”,与闫连长有校友之谊。副主修是毕业于北京汽车技校的张玉植师傅,班组师姐蔡佩玲、王昌荣,他们都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武保云跟随电工宁元之师傅,谭银华跟随焊工钟阵固师傅当徒弟,这两位师傅分别是厂里电工、焊工车间里的王牌专家。

接下来的是厂领导和师傅们陪同我们巡访、熟悉厂容厂貌、落实食宿安排、详细讲解介绍相关车间情况。闫连长和韩排长都亲临现场、事必躬亲、周到入微,为我们后来的培训学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临别,闫连长不无深情地叮嘱我们:“我们回去了,把你们三个新战友就撂在这了,一年时间里,千万不要忘掉自己的军人身份,遵纪守规,敬师律己,给连队争气,为部队争光。一定要学出些名堂来,连队期待着你们归队后发挥技术能手作用,做一个优秀的汽车维修工。”其爱兵之心、育人之情溢于言表。这是我们离开部队学习、归队后乃至终生发挥作用的强大精神支撑。

(四)知人善任荐贤能。时任连队副指导员黄世华自1966年入伍后,作风扎实、踏实能干,雷厉风行、处事果断,带兵有方、迅速成长,在连队威信很高。据相关老首长、老战友提供的信息:当时闫占贵连长感觉自己身体有恙、很难适应连队一线管理重任时,就屡次请示上级组织,坚决要求调回团机关,极力推荐黄世华接任连长,并得到上级组织的赞许。

闫连长殚精竭虑培养人才之志、甘当“伯乐”之贤、顾大局识大体的气魄、“甘为人梯”的精神境界和不凡气度,的确非常人所能及。


▲闫占贵老连长退役后任安全科长留影


四、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如斯


1976年初,闫连长荐举的黄世华副指导员接任连长。闫占贵老连长匆匆告别为之奋斗近十年的光荣连队,就职于团装备股。韩殿臣排长曾赋诗敬仰闫占贵连长:而立从戎举战旗,雾都叱咤铁马疾。风华正茂呈献处,布政巧施展新奇。千里挺进鹰城地,再立丰功留踪迹。鞠躬尽瘁秉正义,忠心报国情不移。有战友深切描述送别闫连长情景:默默无语满眼泪,依依相送步迟疑。连长挥手从兹去,欲慕尊颜来日稀。

当年,我所不知道的是:一年到头,从不停歇的钢铁连长闫占贵积劳成疾。他常因咽部肿疼,声音嘶哑,不能多说话,不能生气、上火、受累。虽多次求治于老中医、市区医院名医,时有良药调理,仍数度复发。他一边治疗,一边苦苦支撑连队工作,衣袋里常备有“保喉片”、“六神丸”,即时含服。

后来,我所不知道的是:闫占贵连长一面与病魔作斗争,一面马不停蹄地辛劳奔波。他以病患之身,如同没病人一样,精神抖擞地迎难而上,履职尽责。他于1980年奉调基建工程兵第43支队00441部队,随部队驻防遥远的酷寒之地——内蒙古霍林河,担任后勤处副处长。1982年退役转业到平顶山市交通局运输公司就任安全科长之职,终因病势沉重,于1988年离职休息。1994年1月14日,闫连长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63岁。

这真是天妒英才,长歌当哭!他的战友们都被培养成了钢铁战士,而他这位一世英名的钢铁连长,却撒手人寰!我们与他曾经的告别,竟成永诀!

冬去春来,日月轮回。闫连长悄无声息地离世26年。在这26年中,战友们相继走过了披荆斩棘的漫漫人生路,经历过在社会转型中的上下求索与奋力开拓;经历过诚实守正、保持军人作风的搏击与成功;经历过正确处理人与社会、人与他人、人与自我三大关系的磨砺与淬炼。

▲闫占贵连长

在这26年中,我也由青年步入中年、老年。虽然我们的人生在奋进中不断变化,然而唯一不能改变的是:闫连长赐予我们的克服困难、勇挑重担的勇气;忠于职守、执着奉献的精神;严谨求实、关爱后生、奖掖优秀、树立正气的人格风范,时时让我们修身自新、矢志不渝。这对于过去、今天乃至将来,都是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作为永恒的追求、追随、追念的榜样。

痛定思痛。逝者长已矣,生者当如斯。钢铁连长闫占贵精神不死,浩气永存!


注:文稿写作过程中,老首长韩殿臣、孙景林、梁云双与徐守明、朱崇高、毕景华战友提供了许多史实依据,闫连长之子闫英提供了珍贵的历史资料,武保云、谭银华等战友参与回忆交流,黄世华、石凡璧等老首长寄予支持鼓励,谨以致谢!





作者简介:

朱家增‖1974年1月入伍,历任基建工程兵206团汽车连战士、班长、排长、副指导员。1983年9月集体转业任中建七局一公司汽车队党支部书记。1985年1月调回原籍,历任商丘教育学院办公室科员、副主任;商丘地(市)委组织部副主任干事、科长、主任;商丘市委副处级组织员;中共睢县县委常委、组织部长;中共商丘市梁园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商丘市人事局、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副局长、调研员(正县级),2015年退休。








投稿邮箱:

weilaipai123@163.com

平台电话:

13941407926

投稿请注意以下几点:
1、作者的真实姓名、电话、微信联系方式;

2、作者简介,作者近照(1—2张),与文章内容相关的电子照片若干张(附有图说);

3、所投文稿必须是电子版,图片文稿平台不予采纳;凡已在其他平台上设有原创的发表文章请勿投稿。
欢迎战友和各界朋友积极投稿。



0人打赏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 / 登录 后参与评论
评论
推荐阅读
"华为实验室起火"?官方回应
东莞市委宣传部回应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天下午,一个在建的项目着火,没有人员伤亡。该建筑与实验室并无关系,正在装修和建设之中,没有投入使用。9月25日下午消息,网友爆料称华为位于东莞的松山湖实验室突然起火,火势不小,现场浓烟滚滚。据报道,松山湖消防救援站已经赶往救援。从网友发布的视频来看,着火的是一栋大楼,现场烟雾强烈,整个视频画面中都是黑色的烟雾,看起来火势不小。据了解,华为松山湖基地是华为终端公
2020-09-26 00:47
《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主要内容如下。为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进一步加强社会组织建设,激发
昨天 21:55
基建工程兵战友之家
3000块一桌,就吃这?一群百万大V傻眼
为什么我们既需要袁隆平,也需要李子柒
华为“断供”十日:“绝版”产品被热炒
一家四口同日死亡?连云港警方通报

推荐阅读

谁在定义“被害人有罪论”?
“甩锅秀”秀出美政客政治操守无底线
"华为实验室起火"?官方回应
《关于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

推荐作者

纸上建筑
算法的牢笼甚于差评的阴影
麟剑28
【世界民族文明史系列】坎纳拉人与印度遮娄其王朝
杨昇说说
骑手不只是困在系统里,更是活在系统里